综合 玩家社区 游戏攻略 策划面对面 问题解答(FAQ) 官宣消息 大区史记

用混子的眼光看世界——网络游戏《大秦大帝》实战录(五)

发表于 2022-10-06 13:46:18


时至如今,新赛季已经开始一周了。我总觉得,这个世界上发生着天翻地覆的事情。或者说,在一场浩荡的电子化精心编织的“战国纷乱”中,风起云涌、狼烟四起……

此前的一至三赛季,虽然每个赛季都相当于人的一世,但后世对前世都会有所继承,譬如说与武将、元宝相关的。但开了新区,就相当于一切从零开始,就像一大碗孟婆汤喝下去,真材实料的,便将此前的种种全然忘却,一丝一毫都不剩。故而对不少“老司机”来说,开新区、去新赛季,显然都有一种壮士断腕的冒险与决绝。我如此,别人亦然。只不过,我这人向来不喜欢走回头路,既然选择并决定了,如果没有特别重大的原因,一般都不会更改的。一条路走到黑,说不定还是一种别样的美呢!

每个赛季都有它独特的名字,譬如我正处的这448区,就叫做“破琴绝弦”。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啊!这让我忽然想到,在长篇历史小说《大秦帝国》中,几乎融入了一整部《诗经》,真是令人叹绝!故而,每个赛季或剧本都有它诗意浓郁的名字,那就不奇怪了!要不然,人们怎么总是喜欢把那些历史上浩大的战争或伟大的时代,去誉为“史诗”的呢?故而诗抑或诗意,不仅见于纸墨,还见于武功、见于战场,见于一切的坚韧不拔与气吞山河,只不过你得放大格局去看……

短短的一周过去,就像过去了轰轰烈烈的大半生。目前,我的角色已经升至53级,军功爵升至13级的“中更”,虽然没有上榜的官爵,却也被封为了12级县城夏首的县令。县令有什么好?可以开工匠。开工匠有什么好?我实在稀里糊涂的,不是太明白。反正呐,肯定有助于升级或获取资源,要不然咋有那么多人去争着抢着地捐工匠?甚至在旧赛季里,有人还因为多捐了工匠而受到氏族的下野惩罚呢!只不过,当下的我,已经三城健全,武将八成升至50级,另两成也都在30级以上,可以同时上阵27支兵,单8已经不成问题,虽然还须升级而伤兵较多,但已经不是大问题。

近日,“绝世メ通天”再次出马,率领起新创建且一路发育起来的“龙|魂”氏族,已经成功打下几座郡县,建立起了公国“龙”。要说吧,这赛季的战事安排还是比较紧凑,要么打城,要么打架,只要你有兴趣、资源跟得上,那么可以天天到处跑来跑去,打得个不歇气。我像很多人一样,随时都在缺资源,往往干上一两场下来,或者尝试开高级地,弄不好就重伤而归,等补好兵就不知道多少个小时或者大半天过去了。故而如今我能单8,那可就太开心了!当然,在国家发生敌军大举入侵或聚力攻打某座城池时,我也时常去参加,混在千军万马中,万般穿梭、万般缠斗,该拉锯的拉锯,该反扑的反扑,其中滋味,各有千秋!

不得不说,在这赛季中,我的引路人是叶子。是他邀约我过来的,且对我一直以来的帮助都特别大。只不过平时他也忙,尤其是在升任副宗主之后,整天打打杀杀的,都少不了他的声音与身影。我和他同时落地关中的獂县,后来为了猎取更多的高级资源地,我就先搬去了汉中郡的广元县,再就是现在南阳郡的宛城县。当我在这里建立起了第二分城,三城健全了时,便喜滋滋地去告诉叶子,说“你知道连4个6级村庄什么感觉”,他便好惊叹,却又不见搬来,可见确有大局上的要务,或者逗我玩呢!不过有人分享快乐,这可是非常令人开心的事情。


原本,在初入新区时,“神将”和“老色鬼”都应我之邀而来。只不过,他俩的落脚地都远,况且其中万水千山、关隘重重,故而平时唯有互通有无,偶尔问询了事。不清楚那个一见面就一口一声叫我为“老大”的“神将”,到底怎么回事没有加入到我这边的氏族来,而是去了另一个氏族“神|霄”。后来我问过一次,他笑嘻嘻地说,得看各氏族的战力,还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呢!我想想这话不假,放眼望去,天下大势,瞬息万变,谁又说得清?氏族之争,国家之斗,谁又不是上上下下全都铆着一股劲?纵然我对自己的氏族颇为信心,也多次跻身群狼战术甚或凯歌高奏,可这热血汹涌、战火连绵的“时代”,若想统一天下、向北称帝,恐怕还需要每一位成员积极发育、迅猛发育才成的。

关于“发育”这个词,是游戏里的一种广泛运用的俗语,就是自发强大的意思。就像我自嘲为“混子”,就是指没能好好提升战力,成天就只知道混日子的人。要是多次战前点名不见人,稍微严厉一点的氏族,必然会清退。只不过叶子帮我说了好话,当初我们的氏族虽然人满为患,但还是帮我赢得了一席之地。他就是看过我此前写的实战录,并且一直鼓励我继续写作的众多玩家之一。之所以邀约我一起过来,并一如既往地给予帮助与指点,应该说和许多欣赏我的朋友一样,内心里还是很期待,能把大家的战斗故事写进去,不断看到新的篇章,或可作为日后不错的纪念。或许正因为我是群里唯一的作家协会会员,好歹也算是一点特色。至少大家玩得无聊了,还可以去看看我那些以片面之言记录昔日战事的文字解闷。事实上,我是不是真的混子,还是说不清的,毕竟我多次发现敌情并及时示警,从而为大军的火速集结、战斗和掩杀,赢得了宝贵的时间。

面对一个庞杂的世界,要讲的东西太多太多。我不得不选择,以己之眼来看世界,看到多少是多少,看到怎样便怎样。毕竟片面之言嘛,随意自在即可,只要没乱说,便不须也去史官那般冷峻。我身在其中,有自己的看法和感受,这自然就勿须去刻意追求全面和详尽,或顾虑受到什么人的责难。乐在其中,苦在其中,我和大家一样,都在其中,甚至不少人,或不少时候,都倾情投入、难以自拔……

还记得尚在出生地时,有次大军外出攻城,我违反了战时军令,被罚下野三小时,当时都大半夜了。待我次日一早醒来,便发现自己唯一的分城没了,被人趁机给沦了。我一看,城址边留下的连线,是邻居徐凤年的,除此之外别无痕迹。于是我就去微信群和氏族频道里讲明情况,正在旁边村庄打盗匪的族友丁葙,稍作迟疑,便随我一道前去挥师攻城,继而“三—935”、徐馨韵、柯葆都带兵前来帮忙,不到十分钟便把对方那一主一分的两座城池给沦了。复仇的心情可想而知,且还大获全胜,我便对众友军一再道谢!只不过当天晚上,我偶然从系统信息中发现,原来真凶是丁葙,而徐凤年则是被冤枉的。这时候,我非常后悔自己的失误与草率,并深深地自责,但事已至此,又有什么办法呢?至于徐凤年,我一直没收到过他的讯息,也没见到任何动静,看来是弃游了,我们沦的不过是两座死城。一想明白这些,我心里的负疚感就缓解了许多,直到无事人一般。对于丁葙,后来可能到处惹事树敌过多,便改名了,我无论是去獂还是其他地方都没寻见他的兵马与城池,想约人沦他都找不着人,这事便只好继续搁置、以待后话。


这两天,氏族里发生了大事,颇受器重的副宗主、高战“死磕”和“大秦风起”莫名其妙地离开,下野并创建新氏族“山有扶苏”,还迅速以我们为敌,令大家瞠目结舌,神都回不过来!于是乎,声讨不断,口嗨一片,继而策马厮杀、乱成一片,便成顺理成章、自然而然。这一变故,很有可能是我最早发现的。当时,我正想离开资源不足的出生地,便在大地图上到处寻找水草肥美、矿产丰富之所,恰巧发现两县之外的上庸合适,便立即派兵过去打地。其时正好看见“死磕”的城池就在旁边,便留言说我要过去和他做邻居,结果没一会儿他便下野了,再后来城就变成敌对氏族所特有的红色,这可把我吓得不轻!

于是我就迟疑了,立即问叶子,并截图发到微信群里,这事才得以公开,最终纸就包不住火了,群情愤慨了!既然变故已然明朗,我若继续按照原计划搬过去,岂不是自投罗网,被人瓮中捉鳖吗?于是我便只好另寻它处,没多久就相中了宛城,结果一去就瞧见“老色鬼”的兵正好路过,便给他留了言,很快就收到回复,后来我就采纳了他的建议,将家搬在了离南阳县最近的那个路口上。当时宛城才打下来不久,人还很少,而南阳则人很多,这样我的城池就要安全得多,至少遇了敌军来犯,可以最短的距离和最快的时间,来赢得友军的蜂拥而上。从此,我就在宛城安城扎寨,直至建起第三城,虽然几次警报,敌军都没能攻入腹地,加之搬家过来的族友越来越多,让人安全感爆涨。只不过,我这人向来居安思危且时有预见,故而无论搬到哪儿,都会及时去商店里补充几张迁城令和重建令,以备不时之需或再行迁徙之用。

这些天,在我发育与不断发育的路上,又结识了一些新朋友,他们都住在我的左近,并在帮我打8级地上倾力而往、不遗余力,令人甚为温暖与感动!其中最突出的就是“尨封”,他有几个号,打地时可以一起来,甚至还帮我打下了两块9级地过任务,简直太棒了!当然,在我力量逐渐变得强大时,也不忘帮助别人,先后帮“司徒若羽”和“龙魂メxby”等族友都打过地,还及时回报“尨封”,帮他的小号“尨尘”打了几块7级地。试想,人活在这世上,人帮人是多么美好的事情,又何乐而不为呢?更何况在这峰火连绵、喊杀震天的时代。





440 1

评论 (1) 正序/反序
热门榜